顶点小说 > 重生:权力巅峰 >第238章 青天大老爷
    没有记错?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杨林笑道:“王副省长不是私下里跟咱们说了么,所谓的密报都是假的……韩宝山指不定逃哪儿去了呢。”

    假的吗?

    韩宝山,那可是建国以来的十大悍匪之一。

    在他落网的时候,报纸杂志、电视等等新闻媒体都通篇报导了,李向东记得非常清楚。

    当时就是93年的3月份!

    韩宝山从省城逃窜出来,躲藏在他的情妇谢琳的家中,想着从青山口镇火车站,一路南下的。

    那时候买火车票还不需要身份证,这又是一个小站,相信警方也不会追查得那么严。

    谁想到,省公安厅刚刚给各地的市镇公安局、派出所,下发了韩宝山的模拟画像。有两个民警拿着画像在候车室中,一一比对,也不知道是该幸运,还是该不幸,竟然让他们发现了韩宝山。

    韩宝山当即凶相毕露,持枪对着两个民警,还有那些候车旅客就是一顿扫射。

    哒哒哒!

    子弹一颗颗地激射出去,那两个民警当即就栽倒在了血泊中,那些旅客们也伤亡了十几人。

    韩宝山也顾不上坐火车了,从火车站中逃窜出来,抢劫了一辆出租车。

    不过,警方的人赶过来了,双方就在街道上发生了非常激烈的枪战,最终……警方终于是将韩宝山给抓捕归案了。可惜的是,这一次警方和无辜群众都伤亡惨重,给社会的安定团结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跟这件事扯上关系的官员,都被处分或者免职了,哪怕是连王维平都受到了牵连。

    怎么说,王维平也算是自己人。

    李向东皱着眉头,问道:“今天几号了?”

    “3月20日,怎么了?”

    “咱们立即出发去青山口镇,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一定要帮我找到一个叫做谢琳的人。”

    “谢琳?”

    这都是哪儿和哪儿啊!

    宋娜和杨林、王森、小艾等人都有些发懵,不是说去饮马河吗?

    宋娜问道:“李向东,谢琳是谁呀?”

    “你们别管了,就照我说的做。”

    “可是……”

    “没有可是!出发!”

    李向东的态度非常坚决,因为……他记不清楚韩宝山是哪一天去火车站的了,他必须得赶在这个时间之前,将韩宝山给抓捕归案了。

    而唯一地方,那就是谢琳的家中。

    这些人没有再说什么,立即驾驶着车子,赶往了青山口镇。

    青山口镇在饮马河的下游,两边都是连绵起伏的青山,镇子就坐落在山脚下。那一条饮马河穿镇而过,河上有两座桥,一马桥,二马桥,连接了镇子南北两岸的人,也算得上是一个鱼米之乡了。

    这么一路走过来,就见到周围的田地大多都被破坏了,挖出来了一个个的深坑。

    什么青山?

    什么绿水?

    处处都是一片荒芜,风一吹漫天都是沙尘,让人都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等到了青山镇,他们更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那一条饮马河已经浑浊不堪,还散发着阵阵恶臭,简直比垃圾场还要恶心。河水两岸的人,大多都是懒懒散散地坐在那儿,打牌、打麻将,打台球,看录像……一个个都无所事事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

    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杨林更是瞠目结舌:“我两年前来过青山口镇,这儿青山绿水环绕,老百姓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处处都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就跟世外桃源差不多。”

    宋娜走过去了,问道:“你们好,我们是过来旅游的,现在……青山口镇怎么变成这样了?”

    “别提了,还不是因为采砂场闹的吗?”

    “采砂场?”

    “是啊!”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这些人都发起了牢骚。

    之前,采砂场都是在河道里面采砂的,几乎是垄断了滨江市周围的所有砂石生意,但很快这些砂石就不够用了。而周边的土地原先都是老河道,几十年前河流改道才被改成了农田,从那时起一直种到现在,下面有大量的砂子。

    那采砂场的老板就大肆高价购买土地,一次就是买断十年、二十年的。

    种地,又能赚几个钱?

    这些老百姓们也是红眼了,纷纷签订了土地买卖合同。

    结果……不出两年!

    所有的田地都被毁掉了,饮马河也遭受到了严重污染,别说是饮用了,连洗衣服都不成了问题。

    现在他们后悔都没有用了,年轻人都出去闯荡了,剩下的一些老人和孩子在这儿,每天混日子。

    宋娜问道:“你们当初不卖不行吗?”

    那人道:“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如果实在谈不妥就硬挖,不行就找人打你。”

    “那你们没去找镇领导吗?”

    “找了也没有用,我们青山口镇的镇长吴承远和采砂场的老板金爷,都是穿一条裤子的。”

    “呜呜……”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哭声。

    这是一个送葬的队伍。

    有人扛着灵头旛,有的抬着棺椁,有人披麻戴孝的……边走边撒着纸钱。

    这些老百姓们也不玩儿牌了,纷纷站起身子,在那儿看着,神情说不出的悲痛和愤怒,又无可奈何。

    唉!

    一个人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死掉的这个人叫做赵老三,他就是不想卖地了,去找老板金爷,说是把地还给他。

    结果……人是走着进去的,躺着回来的。

    说来也奇怪,全身上下竟然一点儿伤痕都没有,只是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咳血,送医院都没有用。

    一天一夜,终于是毙命身亡了。

    你说,还有谁敢去闹事,敢去找金爷?

    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

    李向东跟宋娜使了个眼色。

    宋娜走过去,拦住了送葬队伍,亮出了证件,沉声道:“我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宋娜,请你们把尸体交给我们,我们立即送往滨江市,让法医来验尸。”

    “公安厅?”

    “你给我让开,我们家老三都已经去世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滚!”

    这些送葬的人,全都怒了。

    宋娜皱眉道:“难道说,你们不想给死者一个吗?”

    一个中年人怒道:“不想,你们给我滚!”

    “你……”

    “我是滨江市公安局局长李向东。”

    李向东挡住了宋娜,也一样亮出了证件,劝道:“我们……”

    李向东?

    你就是李向东?

    你就是刚正不阿、铁面无私、身高八尺、腰阔十围的警界楷模李向东?

    那中年人盯着证件看了看,扑通下跪在了地上,悲愤道:“青天大老爷,求你给我们做主啊!我们家老三死的冤枉,他是让采砂场的人给害死的。”

    扑通!

    扑通!

    送葬的队伍,全都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