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剑猎天下 >第752章 赌场如战场
    萧飞逸感受的那个骰盅三个骰子出现的点数是一二三,加在一起是六点,属于小,所以押小的人都赢了钱。

    老王爷押的那个骰盅开出的是二二四,总共八点,也属于小,可他却押了个大,一下子输了五十两。

    老王爷有钱没钱图个乐呵与刺激,一般不下小注,就算只带几百两也不会十两八两地下。

    他不下则已,一下基本就是五十两起步,这已经是赌场里人尽皆知的事了。

    老王爷最惨的一回只带了五十两,刚坐下就输了,只好起身就走,屁股都没坐热。

    还有就是,老王爷输时喜欢用大注分担风险,也就是说输一百押两百,输两百押四百,反正只要押对一把就会把前面输的赢回来了,还能赚回等同数额的银子。

    不过,他能这样豪迈地下注时候不多,因为他一直没钱,想靠这样的方法翻身并不容易。

    如果老王爷手气好的话,他就稳扎稳打,不会一次把兜里银子全下,否则注定有输无赢。

    由于有王爷护卫在旁的缘故,颜如玉等人都靠近了圆桌,所以下起注来倒是非常方便。

    颜如玉第一把也下注了,只是她只下了一两,买了旁边骰盅开大,一不小心还真赢了,让她挺开心。

    赌大小谁都能玩,反正把钱往上一押,其他的事就不用管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全靠运气。

    今晚众人就是来砸场子的,所以老王爷第一把输了也无所谓,兵者诡道也,赌者亦如此!

    结算完第一把赌注后,柳桥三又如法炮制,五个骰盅再次被抛上半空,不断翻转飞腾,像星丸弹跳,像腾云驾雾,像闪电追风,无比炫酷!

    颜如玉、水妙兰、白雪都看花了眼,情不自禁地叫起好来。

    对于初入赌场的她们来说,柳桥三的这些花活的确好看,可不是街头杂耍能比的。

    其他赌客虽然多次目睹柳桥三的手法,可每次也都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就更别说初来乍到的颜如玉等人了。

    待千手大圣柳桥三把五个骰盅依次倒扣在赌台上后,萧飞逸也如法炮制,再次去感知其中一个骰盅内骰子的变化。

    说来也巧,他感知的这个骰盅骰子开出来的点数是四五六,加在一起是十五点,属大,押大的都赢了,押小的都输了。

    老王爷不负众望地又输了,这次他押了个小,可开出的却是十一点大。

    和老王爷不一样,颜如玉随便押了一个,居然又赢了!只是她只押了一两,所以赢的也就是一两。

    老王爷带兵打过仗,甚懂韬略,知道该演戏时得演戏,所以还没等柳桥三开始操骰时就已经掏出了一千两,押在小上。

    “本王对赌道颇有心得,知道连续开出大或小的可能性非常小,所以我从现在起一直押小,就不信赢不了!哈哈哈……”

    老王爷这算放出烟雾弹,开始迷惑起柳桥三,因为赢不赢钱得看荀五,他做好表演把气氛烘托起来就行。

    柳桥三没说话,可小杜姑娘旁边的女孩却开口道:“王爷威武!每次看见王爷您一掷千金,小艺我都会热血澎湃!这样吧,如果王爷您这次赢了的话,本赌场给全场再打赏五百两,就算呼应一下您的大手笔可好?”

    老王爷一听哈哈大笑道:“我若赢了光你们打赏哪行?这样好了,如果我赢了这把,我也拿出五百两打赏全场!”

    四周的赌徒一听全都聚集过来,有想讨赏的,有想看热闹的,还有的想浑水摸鱼的……

    什么是浑水摸鱼?

    在赌场里总有一些人寻找倒霉的赌客,反其道而行之,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老王爷可是赌场里的常输将军,所以专门有人挑他手气背的时候捡便宜,王爷押大他就押小,王爷押小他就押大,反正老王爷输多赢少,只要坚持下来,那些人都有进账。

    萧飞逸看了看台面,知道老王爷为啥总输了,因为就他下的注码大,如果赌场真要宰肥羊的话,非宰他不可!

    就比如这一把,如果赌场纯心想赢的话,那就得在老王爷身上做文章,否则其他人加在一起都不到三百两,根本就不是大头,完全可以忽略掉。

    千手大圣柳桥三并没有因为老王爷提前押小而有所变化,一如既往地淡定从容,仍是一次性抛出五个骰盅,做出几个花样后把骰盅全都扣到身前,之后双手一分,五个骰盅分左右滑出,精准地落在了各自该在的位置上。

    骰盅里的骰子仍在不停地转动,碰到筒壁发出的撞击声清晰可闻。

    萧飞逸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自己面前骰盅里的骰子转动的情况,感觉这次有可能出个三三六,所以掏出二十两的银子押在了大上。

    押完后,萧飞逸看向荀五方向,发现他押了十两在小上。

    前两次荀五押小输了五两,这次又押了一个小,明显在使用老王爷的策略,只是提高了赌注,只要押中一把就可以把输的全都赢回来。

    萧飞逸看向四周,发现大伙的目光都集中在老王爷这里,没谁特别注意荀五。

    水妙兰见萧飞逸押了二十两,开口道:“表哥,这次能押中吗?”

    萧飞逸只想验证自己刚才的感受,隐约猜到是三三六点,所以押了大,但至于是否真是大,只能等打开骰盅才行。

    “五五开吧,不太好说,毕竟庄家还有同点通吃的机会,优势会大一点,所以闲家就会稍弱一点,行与不行全靠运气了!”萧飞逸笑着回答道。

    水妙兰深表认同地点了点头。

    颜如玉连赢两把有点飘,一下子押了一百两大!

    可让人遗憾的是,除了萧飞逸赢了,荀五、老王爷和颜如玉都输了!

    老王爷输了一千两并没有太多感觉,反正他是赌场常客,千八百两银子对他而言真不算什么,所以并没表现出什么异样。

    可颜如玉有点急了,押对两把才赢二两,输一把却损失一百两,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这两天她银子虽然来得挺快,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自己还担着那么大的风险才得到的,怎么能说输就输呢?

    于是乎,当赌场的小厮要收走她的赌资时,颜如玉感到心尖都疼,本能用手想护住自己的赌资,可那哪行啊?

    赌场收钱的可不管她心疼不心疼,一下子收走了输家台面上的银两,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

    水妙兰见萧飞逸赢了二十两虽然挺高兴,可见其他人输了,心里倒没底起来,低声嘟哝道:“他们怎么都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