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她是身娇体软大女主 >第四百五十五章 小王爷?不,神帝!
    长公主从来都不是一个庸才。

    现如今朝堂上的口子都被天恒帝撕开了,她没道理还能拖后腿的。

    拉拢一批,打压一批,弄死一批——至于朝臣们究竟是这三批里的哪一批,那就只能看他们自己的觉悟了。

    也是在确认长公主将事业搞得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后,曦姮就在天恒帝和已经成功晋升为皇太女的长公主眼皮子底下玩起了迟到早退和旷朝。

    毕竟——上朝真不是个人该干的事情。

    天恒帝:……

    天恒帝是习惯了,只当做没看到。

    皇太女虽然还没有习惯,但这并不妨碍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那可是曦姮啊!

    想想曦姮从小到大的“战绩”,懒得上朝所以公然逃避这种事情,放在曦姮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显得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甚至于皇太女还很是体面的给曦姮找好了恰当理由。

    “宁安王为国征战多年,那行军作息和京都不同,何必非要强迫人家来上朝呢?这点体谅都没有,有功之臣该有多寒心啊!”

    朝臣们:……

    这都回京多久了,作息还没调整过来呢?

    真的假的啊?

    她之前带兵威胁他们的时候,可不是这一副虚弱的说辞啊?

    合着你只知道关心曦姮会不会寒心,你根本不在意他们这些矜矜业业上朝的臣子们会不会寒心是吗?

    可——看着对皇太女这话连连点头说是的天恒帝,这些朝臣们还是微笑的将话憋了回去,一脸虚假的听着上首的父女两开始扯犊子。

    “再说了,宁安王只是不上朝,又不代表她不办事?”

    “她只是将有限的时间都尽可能的落在了更重要的练兵上,她心里有天恒王朝啊!”

    ……

    听了半天,朝臣们觉得自己听懂了。

    所以等皇太女登基之后,曦姮还是手握大权又深得帝王宠信呗?

    他们陷入了沉思。

    换成其他皇子登基,谁能忍受得了曦姮的存在?

    恐怕他们盘算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掉曦姮。

    所以曦姮才选了皇太女?

    想想也是,在所有人都反对皇太女掌权的时候,曦姮雪中送炭,坚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换谁谁不感动?

    换谁谁不宠信?

    有着这份宠信在,曦姮又为什么要放着长公主不选,去选其他皇子?

    若是曦姮不选其他皇子,有曦姮在皇太女身后……就曦姮手握的重兵……

    好好好,这一局玩不了了。

    玩不了半点了。

    谁能玩得过这两个活爹联盟啊!

    朝臣们彻底认清现实了。

    没必要,真的没必要成为女帝和她的肱股之臣之间play的一环。

    累了,倦了,他们识时务还不行吗?

    ……

    一切都步入了完全不一样的轨道。

    在确认皇太女确实不会出问题后,天恒帝选择了退位。

    女帝登基的典礼举办的很是隆重。

    作为女帝心腹之臣的曦姮自然是重点关照的人物,以至于从宫中回去之后,喝了不少的曦姮站在门口,还是选择先去沐浴再去别院。

    至于站在门口准备说些什么的暗卫……

    “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她身上现在都是女帝在行香礼时因为距离女帝最近,所以被祭祀用的香烛熏染的味道。

    单论这个香味其实并不难闻,可和酒味混在一起,就有些过于浓密了——之前热闹的时候注意力不在味道上还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一回来,注意到这一点后,曦姮就有些觉得好像连身上都在隐隐泛痒。

    暗卫:啊?可是——

    看着曦姮示意噤声的手势,暗卫最终沉默的看着曦姮踏入了浴房。

    于是——

    因为微醺,一个没注意,只以为房中人是服侍沐浴的府中婢女,入水后才和贺玄寂面面相觑的曦姮:……

    熟知皇室礼制,算准了女帝登基,曦姮参加完典礼回府后极大概率会在去别院之前先行沐浴,所以布置了许久,硬是自己创造出了机会的贺玄寂:!!!

    曦姮是女子!

    这一刻,他大脑瞬间空白,又瞬间重启,并飞速运转。

    曦姮是女子又怎么了?

    现如今他甚至连宁安王府都出不去,就算知道曦姮是女子又能如何呢?弄得好像他干的过曦姮一样?

    再说了,女帝都已经登基了,背后又有天恒帝与曦姮的支持,他想坐上皇位明显不可能。

    还不如脚踏实地一点。

    就比如——和曦姮生个孩子,让孩子继承曦姮的王位?

    以曦姮手中握着的权势——他的孩子日后不比当皇帝爽?

    什么?

    还有个侧妃?

    啧!

    没错,曦姮确实是对这个侧妃宠爱有加,可那又怎么样?

    没看到这么多年了,也没见那个侧妃让曦姮怀上身孕啊?

    由此可见,那个侧妃质量不行。

    这一刻,贺玄寂整个人都通透了。

    虽然老天关了他的一扇门,但好歹老天没忘记给他开一扇一步到位的窗啊!

    他勾引动作瞬间更坦然了。

    “王爷放心,你我夫妻一体,此事我定会守口如瓶,只是……”

    水纹阵阵,贺玄寂笑盈盈的牵着曦姮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腰。

    都已经在思考等自己杀了贺玄寂灭口之后,应该怎么让曦成梁走上在后院被磋磨致死之路的曦姮:……?

    贺玄寂一脸无辜。

    “怎么,补一场洞房花烛的事情,难不成王爷不行么?”

    曦姮:……

    呵,不知死活。

    ……

    虽然事情有点小小的误差,但好在大致没错。

    一想到新婚之夜曦姮被曦成梁勾走,原先对曦成梁已经淡下去的折磨兴致又提了上来。

    那个侧妃也就算了,毕竟人家入府早,资历老,曦姮也爱。

    可曦成梁凭什么排在他前面?

    还装的一副颤颤巍巍,好像被曦姮欺负了的模样……

    “你嘴是真的严,戏也演的挺精彩的啊?”

    又又又……又被叫过来跟着贺玄寂学规矩的曦成梁:???

    坏了,难不成是他之前装着和曦姮真的有点什么的事情被戳穿了?

    贺玄寂这疯狗想起开头他仗着这个谎话苛待他的事情开始秋后算账了?

    曦成梁神情一顿,还没开始狡……解释,看出了曦成梁心虚之色的贺玄寂就已经一脚踹了上来。

    好好好!

    你小子好样的,还真是故意瞒着他的啊!

    贺玄寂微微一笑。

    觉得自己之前还是对曦成梁下手轻了的同时,也决定是时候让曦成梁知道点宫中磨挫人的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