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原神,长枪依旧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地上人与地下人
    听里凯蒂的说法,白启云神色一怔。

    确实,自从他来到枫丹庭后,见到的都是衣冠楚楚的人们。

    很少有那种在璃月一看就是工人的行人。

    这些人难不成都不在枫丹庭工作?

    不对,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枫丹庭最基本的物资供给都会出问题。

    要知道这里可是海上的孤城,如果万事万物都需要从外界运输到这里,那成本肯定会控制不住了。

    所以在这所偌大的城市之中,一定存在着一个庞大的供给系统。

    但从他这两天的经历来看,却并没有观测到相关的痕迹。

    难不成...

    “他们是住在地下哦。”

    或许是看出了白启云的疑惑,里凯蒂并未选择卖关子。

    但他这个答案也确实出乎了白启云的意料。

    “地...地下?!”

    “嗯,准确来说是住在以地下管道为枢纽的地下街区里。”

    “哈...是那种城市初期就建设好的地下街区?”

    如果是那样的话,倒也能够理解。

    毕竟枫丹庭承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利用上地下资源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谁知,里凯蒂却摇了摇头。

    “不是那种高大上的东西,就是单纯的下水道而已。”

    “下...下水道?”

    是他理解中的那个下水道吗?

    那东西也能住人?

    表情直接凝固在了脸上,白启云眼神中满是茫然。

    没错,璃月是有下水道系统的。

    毕竟每家每户都会用水,时间长了总有需求。

    虽然没有枫丹这么发达,但璃月的下水道分为两个系统。

    一个是经过每家每户面前的沟渠,一般的生活废水在这里直接倾倒就好。

    但也有一些十分肮脏的废水,那些东西带有的味道跟颜色不适合就那么直接摆在大街上,否则会影响市容。

    因此不知道是哪一任七星向仙家求来了仙家机关,在城市的下方构筑了一条水道,将废水迁往了城外,经过处理后再排入大海。

    虽然说这个系统很管用,但要说用来住人...多少还是有些抽象了。

    “嗯,那里的味道不用我多说你也能想象得到,而不巧,住在那里的都是枫丹庭的底层居民,至于原因...你懂得。”

    是因为房租吧。

    虽然里凯蒂没有明说,但以白启云这两天的观察,枫丹庭内的土地可能比璃月港更加值钱。

    毕竟都能盖出高楼大厦了,可想而知住房条件都多么紧凑。

    而以底层居民的收入,估计是不愿在住房上多增添开销。

    里凯蒂没有管陷入了沉思的白启云,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久而久之,居住在地下的枫丹人,与居住在地表的枫丹人也开始产生了隔阂,身份地位这种最明显的差别,让‘地下人’这一称号已经覆盖了整个枫丹庭的底层群众。”

    这种给一类人贴标签的举动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尤其是当被贴标签的群体还是大多数的时候。

    白启云默默地听着里凯蒂的描述,光是听着他就感觉自己的心情有些压抑。

    这种在其他国家是阶级上的划分,在枫丹竟然可以具现化为一个专有名词。

    这无疑加剧了城内居民的冲突。

    但这份对立与冲突应该不是近两天产生的才对。

    “那位最高审判官没出面管一管吗?”

    “他...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参与城市的管理,主要还是由执律庭与代议会的人去管理城市。”

    闻言,里凯蒂不禁摇了摇头。

    他明白白启云现在的心思。

    人们总是这样,会将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的希望寄托于其他人身上。

    但很遗憾,那位最高审判官并没有插手此事的意思。

    “原来如此...是被公务员掌管了话语权吗。”

    仅仅三言两语,白启云就搞清了眼下枫丹面临的最严重的的问题。

    不同于璃月港,枫丹在官员选拔上,一定是更倾向于‘地上人’。

    因为地上有更加丰富的资源,可以培养出更多的人才。

    而璃月虽然不能说没有贫富差距,但总归大家还是住在一起,在人脉与资源上不至于

    相差太过庞大。

    最起码在璃月的公务员系统中有着一批平民出身,甚至形成了坚固的利益派别。

    但从枫丹的状况来看,恐怕公务员系统里并没有这样的派系。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里凯蒂轻叹一声。

    卡朗代沙龙里的人早就探讨过了这个问题,但却发现并没有解决的办法。

    因为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的人,正是需要被解决的人。

    所以那些人才会成天抨击水神芙宁娜的不作为。

    因为从群众的角度去考虑,也只有将所有子民同时视为同等的神明才能解决眼下的困状。

    但...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再说一遍,芙宁娜是个笨蛋。

    这很重要。

    笨蛋是解决不了这么复杂的问题的,她只会将自己搭进去,就像现在这样。

    “说起来,前段时间牵扯到水神大人的那起事件...是不是也跟这个问题有所关联?”

    白启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你硬要说的话也确实有点关系,毕竟那个犯了事的工人也是地下人的一员。”

    谈及此事,里凯蒂顿时讳莫如深。

    他看向紧闭的大门,沉吟片刻后道。

    “这件事有点蹊跷,你在外边尽量不要提起。”

    如果不是包间,他甚至连这件事说都不想说。

    “哦?蹊跷?”

    “嗯,你是外国人,所以我才能跟你说说。”

    里凯蒂的白发耷拉在他的头顶上,看上去没有什么精神。

    他额头上的皱纹淡淡隆起。

    “这件事按理来说...我觉得那个工人其实应该送去梅洛彼得堡坐牢的。”

    “梅洛彼得堡...哦,就是监狱吧。”

    白启云想起了这个名字曾在杂志上出现过。

    据说枫丹的监狱建造在水下,这在七国里也是独一档。

    水下监狱,这样就不怕发生越狱了,毕竟即便跑出监狱也只能被淹死。

    “没错,以他的所作所为应该是这样的,但也不知为什么,审判的结果竟然会是无罪。”

    提及此事,里凯蒂怎么也想不透。